一夫多妻制下的塞内加尔女性地位到底怎样?

因为埋怨奖金少,争吵回娘家还是婆家,都只需要面对一个爱人。而全世界,目前尚有几十个国家,一个丈夫可能要同时面对好几个妻子。

非洲的塞内加尔,不仅一夫多妻制度合法,而且男人娶多个妻子的比例也是全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一夫多妻下,塞内加尔还出现了一个奇观:夫妻双方在结婚的时候,需要签订一份合约,男方在第一次婚姻的时候需要在合约中告知女方今后是否还会再娶老婆。

当然,合约也并不是绝对的,男人即使签订了合约也不能全信,毕竟塞内加尔的法律是支持一夫多妻的,部分男人最后还是会毁约。毁约后,如果女方不能接受一夫多妻而选择离婚的话,法庭会判毁约的男方给女方多一些赔偿。

塞内加尔在非洲的最西部,曾经是法国的殖民地,目前仍然是主要依靠传统农业发展的国家,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

在非洲,一夫多妻是一个普遍现象,在阿拉伯地区的宗教传入非洲之前就是一种风俗。甚至在该宗教传入塞内加尔之前,这里的男人是可以无限制的娶妻生子的。

阿拉伯地区的宗教的传入后,教义赋予了这种传统风俗的合法性,但也对无限制的娶妻作了一定的限制。教法规定一个男子可以娶4位女子,虽然塞内加尔是一个世俗国家,但是信阿拉伯某宗教的人口比重占90%以上,一夫多妻必然成为主流。

在塞内加尔,从农民到贵族都期望有成群的妻子和无数的孩子。在农村,农业劳动力是极为缺乏的,农村家庭急需多娶妻、多生子来增加农业劳动力。而贵族和官员,也希望通过多次的婚姻来维持战略联盟,实现政治上的利益。

虽然塞内加尔的男人都想多娶妻生子,法规和传统也允许一夫多妻,但男人们想要实现这种美好却没有那么容易。彩礼和房子是塞内加尔人娶妻的必要条件。

在传统的农业社会,彩礼是婚姻的保障,也是对女孩家庭失去一名劳动力的补偿。所以,彩礼是塞内加尔人婚姻最不可或缺的部分,甚至在某些部落,婚姻只有在支付了彩礼以后才能被承认。

最常见的彩礼有牛、羊、农耕产品,这些物品和器具不但代表了对女孩家庭失去劳动力的补偿,也是男方财力的象征。所以,想要多娶妻,就要有足够的资金支付多份的彩礼。

除了彩礼,房子也是塞内加尔的男人多娶妻子的重要条件。在塞内加尔,娶妻是必须要有房的,而如果想要取多个妻子,那就要给每一个妻子提供一套房子。请注意,是一套独立的房子而不是一间房子。

在农村,每个妻子一个独立的院落还相对比较容易实现,若是在城市,能娶多个妻子的男子必然是精英富豪,因为他需要给每个妻子一套别墅或者公寓。

娶妻的成本如此之高,也就造成了塞内加尔不平衡的婚姻关系。在这里,到40多岁还买不起房,置办不起彩礼而打光棍的男青年比比皆是。而有房有钱的老男人不但妻儿成群,到老了再来一场新婚也是极为普遍的。

在塞内加尔,“一夫多妻”只是女性弱势的体现之一,塞内加尔的女孩儿们从小就受到了歧视和不平等待遇。

屡禁不止的女性割礼。女性割礼是在非洲普遍存在的陋习,对女性十分残酷。塞内加尔法律早已规定禁止此项残酷的陋习,但在广大农村,女性割礼仍然存在。

目前,塞内加尔女性割礼的比率在15岁至49岁的所有女性中为28%,而最为严重的科尔达地区和马塔姆地区,女性进行割礼的比例更是高到恐怖的94%和93%。

女性受教育的权利很难得以保障。受教育的权利是人的最基本权利,因为教育能改变人的命运,让这些黑非洲的女孩们了解非洲以外的世界。虽然塞内加尔的大多数儿童大都能接受初等教育,但是辍学率却很高,而女孩的辍学率尤其的高。

为啥女孩辍学率这么高,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贫穷和落后的观念。贫穷导致很多女孩需要早婚早孕先嫁人,贫穷导致女孩很早就要出去做童工,贫穷导致一个家庭在有男孩又有女孩时,大都选择让女孩辍学。

强迫婚姻让塞内加尔女性失去爱情。全世界任何地方的女孩都渴望爱情,渴望拥有爱情的婚姻,但塞内加尔的女孩往往很早就被家庭的强迫婚姻葬送了爱情,乃至一生的幸福。

虽然塞内加尔的《家庭法》规定了婚姻的自由,也规定女性的合法结婚年龄从16岁开始,但实际上,被家庭所迫,9%的女孩在15岁之前就结婚,三分之一的女孩在年满18岁之前就已经结婚了。

女性工作机会少,薪资与男性差距巨大。在塞内加尔,传统的观念里,妇女主要还是负责家庭生活、杂务、甚至务农,而男子则在外赚取收入。加之女性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其在外就业的要比男性要少很多,女性在外就业的比率仅为28.56%。

而在塞内加尔,如果男女拥有相同的文凭或相同的技术能力,男性和女性的工资薪水相差很多,同样的工作,男性平均会比女性多赚82.9%。

女性没有选择堕胎的权利。塞内加尔有着超高的率,但塞内加尔却是全非洲,乃至全世界,对堕胎进行最严格法律禁止的国家之一。换句话讲,在塞内加尔,一个被导致怀孕的妇女不但没有堕胎权,而且如果私自堕胎,还需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塞内加尔恶劣的生存环境下,女性竟然没有选择是否要未出生宝宝的权利,导致在塞内加尔,很多未婚妈妈的存在,成为整个社会乃至国家的极大不稳定因素。

塞内加尔曾经是传统的奴隶制度国家,从十九世纪中后期,塞内加尔共和国独立开始,塞内加尔的奴隶制度就已逐渐被废止了。国家法律规定所有国民人人平等,没有种姓、种族、宗教的差别。

然而,法律规定与深深根植于国民心中的种姓却有着极大的差异。塞内加尔的每个人都能敏锐地意识到自己的姓氏都是种姓的印记,这代表着他们的出身和背景。而这一切只源自父系家族,与女性无关。

贾勒是自由民,也可以说是“地主”阶层,他们各自拥有独立的土地,可以自由选择从事除工人以外的职业。尼诺是工人种姓,他们按照从事的各种不同行业,又分为许多亚种姓。尼诺的分工特别细致,木匠、铁匠、皮革工人、纺织工人等都有各自独特的亚种姓,让人一看就知道祖上是做什么的。贾姆则是不自由民了,这些人相当于奴隶社会的奴隶,处于社会最底层,必须为贾勒服务,

虽然现在塞内加尔的奴隶制已经废除了,但实际上,种姓制度还是十分严格,个人很难偏离所在的种姓。不同种姓的通婚很少,在贾勒和尼诺之间的通婚都极为少见,而贾姆想要通过婚姻摆脱奴隶后裔的身份更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事实上,直到现在,在塞内加尔农村(塞内加尔目前农业人口占全国人口的7成以上),虽然没有名义上的奴隶主和奴隶的身份,但奴隶的后裔和其主人的后裔还是住的非常近,并继续受其主人后裔的雇佣。

由于种姓只源自父系家族,所以女性只要结了婚,就从了丈夫的种姓,但以无论种姓阶层是贾勒、尼诺或是贾姆,女性大都属于从属地位。

在塞内加尔,大多数男人认为,女性如果在家庭中不履行职责,就有权殴打妻子。这导致一半以上(53%)的家庭中,女性遭受过婚姻暴力。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就算女性报警,警察也不愿干涉,因为他们会认为,这是“家庭事务”。

近年来,伴随着非洲的女权运动的兴起,塞内加尔也出台了很多法律政策来提升女性地位。

1999年,塞内加尔对《刑法》进行了修订,以加重对,性骚扰,强迫女性割礼和家庭暴力等进行惩罚。2005年,开始实施了《国家性别平等国家战略》,重点致力于提升女性受教育的程度和就业率,提高妇女在社会中的地位,改善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

塞内加尔在妇女在参政议政方面权利也得到进一步提升。目前,该国议会中有42.7%议员由女性组成,已经成为西非国家中女性参政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然而,法律上的平权不代表社会意义上的真正平权。要提升塞内加尔女性地位,还要从人们的主观意识着手,女性只有从心理上根除传统观念,勇于经济独立,敢于以法律为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再谈平权才有意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